孫宏斌辭去樂視董事長 樂視向何處去?

  • 搜狐財經
  • 2019-05-23 13:41:51

文/王謙 任嫻穎

編/李愨

3月14日晚間,樂視網用一紙公告宣告了孫宏斌的退場。

“孫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調整原因向公司申請辭去樂視網董事長職務,退出董事會,并不再在樂視網擔任任何職務,”樂視網在公告中表示。

孫宏斌的離去,給他在樂視的生涯畫上了一個句號,也讓曾經貴為創業板第一股、開創了神話般的“生態化反”模式的樂視網再次暴露在聚光燈下。

自從2016年11月樂視危機爆發以來,樂視網主營業務依然未回暖。2月23日,樂視網農歷新年第一次股東大會上,樂視網管委會主席張昭對股東們表示,樂視網目前遇到的困難“非常非常非常大”,但“管理層有信心”。

2月27日,樂視網公布了2017年的業績快報,去年營業總收入74.63億元,較2016年同期下降66.0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16億元,較2016年同期減少2192.53%。

對于巨額虧損,樂視網稱源于對關聯方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約為44億元,對部分長期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約35億元,以及樂視債務危機波及導致的經營性虧損約37億元。

“公司深讀”初步統計發現,樂視網在2017年的虧損已經遠遠超過其歷史累計盈利。樂視網于2010年登陸資本市場,從2010年到2016年始終處于盈利狀態,累計盈利為21.45億元。照此計算,本次預披露的虧損額超過其5.41倍。

盡管面對巨額虧損,樂視網股價近期卻頻頻出現異動。

1月24日復牌至今,樂視網連續多日跌停,股價最低時為每股4.16元(2月13日收盤),折合市值164.35億元,相比復牌前蒸發445.57億元。但從2月中旬起,樂視網股價開始“逆勢上揚”,截至3月14日,樂視網連續5個交易日上漲,3月14日午后股價達到6.59元,較前一交易日上漲6.98%,較2月13日股價低點4.16元上漲58.4%。6.59元的股價也讓樂視網的市值回升至262.90億元。

(復牌以后樂視網股價走勢圖)

3月14日午后,樂視網宣布停牌核查。“公司股票自 2018 年 1 月 24 日復牌后至今,累計換手率已達 200%以上,近 五個交易日(2018年3月8日、9日、12日、13日、14日)累計換手率達 40% 以上,”樂視網在傍晚的公告中稱。

股價的回升并不能讓樂視網再現當年創業板第一股的“光芒”。

2015年5月13日,樂視網市值一度達到1526.57億元高度,成為繼騰訊、阿里、百度、京東后第五家市值千億以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巔峰時期,樂視系(除汽車外)主要業務包括上市公司樂視網、電視、手機、體育、影業、云計算、金融、VR等,各項業務市值、估值之和為2642億元。

如今,樂視危機下,樂視系資產已七零八落:電視不再火熱,體育版權流失嚴重,視頻網站流量下滑,手機業務基本失聲,影業上市未果。曾經主打的“生態化反”概念也不再被人提起,“始作俑者”賈躍亭本人更是遠赴海外。

“我會盡力,希望不留遺憾。但如果仍然沒有辦法,那也只能遺憾了,人生有很多遺憾”、“人有時候要敢叫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1月23日,接替賈躍亭任樂視網董事長的孫宏斌在線上回復樂視投資者時表示。

但僅僅不到2個月后,孫宏斌自身亦從樂視網脫身而出。離開了“操碎了心”的孫宏斌,樂視網將向何處去?

樂視網:千億市值剩1/5,

樂視網是樂視系唯一的上市公司,亦為樂視系核心資產。2004年,賈躍亭創立樂視網,彼時中國互聯網市場還處在“上半場”的醞釀期。

2010年8月,樂視網正式創業板上市,成為A股首家網絡視頻公司誕生。視頻網站領域一直被稱為燒錢又不盈利的行業,而依賴早期低價買入的大量版權,在上市前3年,樂視網都保持盈利。

上市后的幾年,樂視網依舊靠付費用戶、版權分銷、廣告三個來源取得收入。財務數據顯示,2012年樂視網會員及發行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60.6%,金額達到7.07億元。

一年后的2013年,樂視網會員及發行收入仍保持增長,達到8.34億元,但占據營業務收入比下降到35.33%。同期,終端業務收入占比快速增長,達到29.14%,該數據在2012年僅為3.26%。

導致樂視網營收構成變化的是樂視超級電視的推出。2012年9月,樂視網宣布將推出自有品牌的樂視TV,次年5月樂視TV面世。

在推出的3年多時間里,樂視超級電視累計銷售在1000臺左右。2016年,樂視網終端業務收入達到101.17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46.09%,成為樂視網第一大收入來源。

在樂視電視取得巨大影響后,賈躍亭開始構建“平臺+內容+硬件+軟件+應用”的生態鏈,相繼進入手機、汽車、VR、影視、體育、金融云計算等領域。

(巔峰時期的樂視生態體系圖解 圖片來自網絡)

此時也是互聯網風頭正勁的時候。多方面因素作用之下,2015年5月13日,樂視網市值達到1526.57億元,榮膺創業板第一股,亦是國內上市互聯網公司中市值最高者。

一切順風順水,直到2016年11月,賈躍亭親自公開表示,樂視遭遇資金危機。此后,150億巨債傳言紛飛,裁員欠薪接踵而至,各路中小供應商密集前往樂視大樓下討債,更讓樂視危機處于媒體的聚光燈下。

樂視的資金危機,讓樂視網的關聯交易問題顯現。2013年,樂視網同關聯方銷售1115.09萬元,采購1701.5萬元。到2016年,樂視網與關聯方共計發生了203.66億元的關聯交易,其中向賈躍亭控制的公司合計銷售128.68億元,采購74.98億元。

2016年樂視網總營收僅219.51億元,樂視網向關聯方銷售商品產生的收入,就占到了全年營收的58.62%。

孫宏斌自己也坦承,自己對關聯交易知情,但自己的錯判之處在于,關聯方欠上市公司的債務無法得到有效償還。

1月23日,樂視網披露,截止2017年11月30日,公司關聯欠款余額達到75.31億元,涉及關聯方50余家。

1月30日,樂視網公告披露,因對關聯方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約為44億元,對部分長期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約35億元,以及樂視債務危機波及導致的經營性虧損約37億元,預計2017年凈利潤虧損在116.05億~116.10億元之間。

除了關聯公司欠款壞賬風險外,在持續不斷的負面消息下,樂視網起家之本的視頻業務也呈現頹勢。

財報顯示,樂視網的核心經營指標UV(日均獨立訪問者數量)、VV(日均視頻播放量)和廣告收入均出現一定下滑。

在2017年半年報中,樂視網披露視頻網站的流量、覆蓋人數等各項關鍵指標“略有下滑”,前6月日均UV接近5700萬,峰值7800萬,VV日均3.2億,峰值4.6億。

(樂視網2017中報披露的流量數據)

而在2017年一季度時,根據樂視網的公告,報告期內其日均 UV約7500萬,峰值達到1億,日均VV約3.9億,峰值達到4.8億。

2016年年報中,樂視披露,當年全年網站的日均UV超過8000萬,峰值接近 1.1億; VV日均3.9億,峰值6.1億。

可見,樂視網的訪問數據大幅下滑,主要出現在2017年二季度,彼時也是樂視系危機最為嚴重的時候。

此外,樂視網在2016年年底即已擁有750萬個CDN節點和30T儲備帶寬,上述指標在2017年未出現提高。

樂視網的廣告和會員收入在2017年也出現一定下滑。2017年前6月,樂視網取得廣告收入4.06億元,比去年同期的15.60億元下降了73.94%;會員業務收入21.31億,同比下降31.44%。

樂視網認為,經營指標收入下降是受到樂視體系關聯方資金狀況,以及品牌受沖擊的影響所致。

目前,樂視網仍在調整中。1月23日,在回答投資者“樂視網未來有怎樣的發展計劃,以扭轉目前經營上的頹勢”問題時,孫宏斌表示公司將積極恢復各項主營業務的開展,包括影視劇版權分銷、超級電視的供、銷、服等,以力爭產生新的營收,并逐步處理債務問題。

樂視手機:業務停止,僅剩部分研發人員

2015年4月,樂視推出手機產品。彼時賈躍亭認為,樂視手機的操作系統能夠將樂視TV端、手機端、汽車端串聯成一個整體,實現樂視生態下的底層互聯互通、無縫連接,“重新定義移動互聯網的邊界。”

2015年11月,賈躍亭在給員工感恩節的公開信中透露,樂視移動智能剛剛完成5.3億美元的融資。業內估算,樂視移動智能的整體估值達到55億美元。

而憑借樂視手機產品的高性價比及樂視強調的銷售能力,到2016年9月,樂視手機共售出1700萬臺。年底,樂視手機躋身國產手機10強陣營,與華為、小米、魅族等列強并駕齊驅。

其間,樂視手機還吞下了曾是國產手機巨頭之一的酷派手機。2015年6月、2016年6月,樂視移動設在香港的控股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樂風移動)兩度入股酷派股份,共耗資37.77億港元,最終持有其28.90%的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賈躍亭認為,入股酷派,有利于推動樂視生態全球化落地。

樂視手機的快速發展,隨著賈躍亭另一封公開信的發布戛然而止。2016年11月,賈躍亭通過公開信表示,手機供應鏈壓力導致資金緊張。

猶如打開“潘多拉盒子”,此后樂視系資金鏈斷裂、現金流不足、欠款超百億、大幅裁員傳聞不斷,樂視手機則開始銷聲匿跡,僅剩供應商及代理商不斷上門討債的消息出現。

(2017年夏天,在樂視大廈樓下討債的樂視手機供應商,圖片來自網絡)

2017年8月份,樂視商城下架樂視全部手機產品時,上市不到半年的樂Pro3雙攝AI版也在其中。目前樂視商城上仍未有樂視手機產品上架,僅有電視、盒子、音箱等樂視產品。

媒體報道,自樂視系資金危機后,樂視線下體驗店開始大規模撤店和轉型,售后網點開始大面積停工。網上隨處可以搜到樂視手機老用戶維修無門的抱怨。

截至發稿時,“公司深讀”了解到,樂視手機的官方系統止步于EUI 5.9,其基帶還是安卓6.0?,F在主流的安卓機已經進化到安卓8.0。

失去了后勤服務和軟件更新維護的樂視手機,目前只有部分存貨通過京東、天貓等渠道售賣。相比當年的價格,折扣幅度達到6、7折。例如原價2099元的樂max2 4G+32GB版,京東商城只需1399元(自營)。

另據“公司深讀”了解,目前樂視手機業務已經停止,業務團隊也僅剩部分研發人員。

但樂視手機業務欠下的債務,如今成為一個巨大的財務窟窿。2017年7月,招商銀行稱,由于樂視用于收購酷派手機股權的香港貸款主體(樂風移動)沒有按時償還利息,招商銀行上海北川支行凍結樂風移動、樂視移動智能、樂視控股和賈躍亭、甘薇名下銀行存款共計人民幣12.37億元。

到今年1月,賈躍亭關聯方不得不以60%的浮虧率拋出所持酷派股權時,換來的8.07億港元(6.70億人民幣),直接被招行拿去抵消對應的部分債務。

樂視網也是樂視手機業務的債主。樂視網披露,關聯方欠款中包括樂視智能終端25.83億元、樂視移動智能9.93億元、樂視電子商務5.66億元、樂視手機電子商務4.41億元。“公司深讀”注意到,上述企業均為樂視手機業務公司。

(天眼查顯示的樂視移動的強制被執行信息)

樂視手機還欠著其他債務。天眼查上顯示,樂視移動身負16條強制被執行信息。“公司深讀“了解到,樂視手機業務還拖欠為數眾多的小型供應商貨款,無法解決。

樂視電視:成立3

開賣至今,3年時間樂視電視取得了1000萬臺的銷量。樂視電視,也是孫宏斌入主樂視網后仍堅持發展的業務。

2017年12月,樂視致新宣布更名為新樂視智家,以與過去劃清界限、重塑品牌。

目前,樂視電視正在極力發力,維持市場地位。2017年12月26日,剛改名的新樂視智家舉辦超級電視發布會,宣布推出New和Lean兩大系列共計10款新品,尺寸為40~65英寸,定價2099元~5499元,與小米等競品相比價格有一定優勢。

(樂視電視新品發布會,圖片來自網絡)

但在樂視危機下,樂視電視難以獨善其身。“樂視電視2017年銷量產生了波動”,1月23日,樂視網總經理劉淑青在投資者交流會上說。

《2017年6月中國彩電整體市場月度全渠道推總分析報告》指出,樂視因為公司內部的調整等因素,導致其較往年下降了1.3個百分點,2017年上半年全球TV占有率為1.4%。

此前,已有媒體援引接近樂視的人士的說法報道稱,樂視電視線下月銷量已經下跌到原來的1/10到1/5,線上銷量也下滑到不到原來的1/10,京東天貓等電商渠道的銷量大約下降了一半。

第三方咨詢機構奧維咨詢的數據則稱,2017年前三季度樂視電視的出貨量僅為150萬臺,在9月份樂視創造的“919樂迷節”中,樂視電視也僅賣出5萬臺。而在2017年年初,樂視2017年“大屏智能終端硬件”的銷售目標數量為“保700萬,爭800萬”。

實際上,即使是在樂視爆發資金危機時,負責樂視電視業務的樂視致新仍獲得了高達300億元的估值。2017年2月,樂視網公告,信利電子按照300億元的估值,對樂視致新增資7.2億元,占股2.3438%。

然而隨著樂視債務危機的越演越烈,上述增資計劃未能推進,樂視致新的估值也開始下滑。

2018年1月2日,樂視網公布了新樂視智家(原樂視致新)最新的融資計劃,計劃擬按照120億以上估值融資30億元,分別由新增投資者和原有投資者以現金增資15億元,由新樂視智家現有債權人以所持債權作價投入15億元。

這一估值,甚至遠低于融創入股時的估值。2017年1月,融創中國旗下的嘉睿匯鑫以79.5億元認購樂視致新33.5%股權,樂視致新的估值在230億元。

業績上,樂視致新也并不好。截至2017年9月30日,樂視致新(現新樂視智家)營收49.7億元,利潤總額為-11億,凈虧損8.5億。2016年,樂視致新營收127.8億元,凈虧損6.36億。

而自2013年9月成立至今,樂視致新還未曾盈利,累計凈利潤虧損21.96億元。

樂視體育:版權流失嚴重

樂視體育,亦是被外界詬病最多的樂視業務板塊。““中超一年投入13. 5億元,一共收了五千萬,虧了13個億,這就是神經病”。2017年入股樂視系后,孫宏斌曾在投資者電話會議上表示。

在2016年,樂視體育曾擁有超過310項體育賽事的轉播權,其中72%是獨家權益,手握中超、亞冠、12強賽、英超、CBA五大核心IP。而據不完全統計,拿下上述賽事版權,樂視體育支出超過60億元。

2016年4月,以27億元拿下兩年中超新媒體版權后不久,樂視體育啟動B輪融資,目標原為30億元,最后融到80億元,公司估值從30億元飆升至215億元;2017年5月,樂視體育完成B+輪融資的時候,估值漲到240億。

但賽事收入并不能覆蓋樂視體育的成本。媒體報道數據顯示,樂視體育會員數量最多時突破300萬,一年收入最多不過18億元,而2016年其版權開支合計不下30億元。

而樂視的資金危機被擺到了明面上,樂視體育裁員20%,英超等版權相繼出現欠款,遭遇停播。

2017年2月,樂視體育與亞足聯合作終止,此前簽訂的關于亞冠、12強賽等賽事直播不再登陸樂視體育。

樂視體育曾擁有WTA、ATP、法網、溫網等重要網球賽事版權,現在已在愛奇藝、騰訊手中。

管理層方面,樂視體育總裁張志勇、總編輯敖銘、COO于航等高管相繼離職。對于樂視體育的大起大落,樂視體育聯席總裁劉建宏的總結是“對自身能力估計不夠準確,成長速度與資源沒有匹配好”。

在版權流失,管理層動蕩后,樂視體育已被競爭對手甩下。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能夠看出,樂視體育在2016年8月在行業內排名第一位,以466.26萬月活躍用戶數領先于騰訊體育、新浪體育、直播吧以及聚力體育。

但易觀千帆的數據顯示,樂視體育的月使用市場下跌22.96%,啟動次數下跌18.86%;月活數目前只有223.6萬,在同類APP中排名第六,居于暴風體育之后。

(樂視體育市場數據,圖片來自易觀智庫)

而曾經估值百億的樂視體育,如今一百萬欠款都未能支付。1月12日,樂視體育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深圳仲裁委員會做出裁決,要求樂視體育向申請人共支付120.78萬元。

樂視影業:注入上市公司失敗,票房下滑近7

1月19日樂視網一紙公告,宣告樂視影業注入上市公司的計劃失敗。

樂視網公告,導致樂視影業無法注入上市公司的原因系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份被司法凍結,且關聯方拖欠樂視影業17.1 億元其他應收款,“遲遲未能解決”。

“公司深讀”通過國家企業信用公開信息系統獲悉,樂視控股所持樂視影業的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凍結,累計凍結次數達到23次。

(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權被凍結情況,圖片來自公開信息)

在樂視資金危機前,樂視影業是國內民營電影企業中發展最為迅速的公司之一。2011年,樂視影業創立,賈躍亭與原光線影業創始人張昭合伙打造了這一“互聯網時代的電影公司“。

成立不久,樂視影業就推出了《歸來》、《小時代》(系列)以及《消失的子彈》等多部知名影片,在資本市場也上頗受矚目:2013年8月,樂視影業完成首輪融資,估值達到15億人民幣;2014年9月,樂視影業完成B輪融資,估值達到48億元。

彼時娛樂圈內眾多當紅明星均被樂視影業囊括在股東名單內。樂視影業的明星股東包括張藝謀、郭敬明、孫紅雷、黃曉明、李小璐、孫儷等。

2016年5月6日,樂視網發布公告,公司擬向樂視影業股東以41.37元/股發行1.65億股,并支付現金29.79億元,合計作價98億元,收購樂視影業100%股權。

近百億元的估值,在當時被外界稱作“天價”。同時,樂視控股等承諾樂視影業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實現凈利潤分別不低于5.2億元、7.3億元、10.4億元。

而當年的樂視影業風頭正勁。根據貓眼專業版的數據,2016年樂視影業共發行11部影片,每一部均票房過億,合計票房位列“五大民營電影公司”第二位,僅次于光線傳媒;且樂視影業2016年票房增速72.5%,位列第一。

但票房增長并沒有給樂視影業帶來太多的凈利潤。融創中國2017年8月公布的財報顯示,2016年樂視影業實現營業收入10.98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45億元,不足前述承諾業績的三成。

進入2017年,樂視影業票房收入大滑坡。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的數據,2017年,樂視影業共制作、發行10部影片,截至2018年1月4日,影片票房合計13.48億元,比2016年的41.18億元下降67.3%。

如今,因樂視系債務危機,樂視影業也被波及,無法注入上市公司。

樂視向何處去?

除上述樂視系主要資產外,在巔峰時期,賈躍亭還在云計算、金融、VR等領域均有布局。

而和其他資產一樣,憑借樂視及賈躍亭個人聲譽,樂視云創立不久也傳出整體70億元的估值,樂視VR則被給出了30億元的估值。

如今大潮退下,樂視VR在樂視資金危機前就已被傳出團隊整體被裁;樂視云則在近期已更名已更名為新樂視云聯,但涉足公有云業務的樂視云仍未獲得工信部下發的互聯網資源協作許可證,如果沒有該牌照則不得經營相關業務。

樂視金融則被用于抵債出售。2017年9月24日樂視網公告,擬購買樂視投資100%股權,轉讓價款預計不超過30億元。被收購的樂視投資旗下資產主要為樂視金融,近期,樂視金融正式更名為樂為金融,去“樂視化”。

相比此前賈躍亭口口聲聲所說的“生態化反”,孫宏斌“治下”的樂視網所說的主營業務低調了許多。

“公司將堅持以用戶體驗為核心,以平臺+終端+內容+應用的理念,集中公司資源聚焦大屏生態優勢領域,結合分眾自制和內容開放的整體戰略,將經營核心關注點回歸到大屏互聯網家庭娛樂生活的主營業務上去,同時將進行內部垂直整合以及外部全面開放的改造”。樂視網在公告中表示。

孫宏斌的融創也曾表態將在樂視網中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公司第二大股東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層積極協調目前遇到的一系列問題,期望通過借款、增資等措施緩解公司資金緊張局面,為后期持續經營做保障。”1月19日,樂視網發布聲明稱。

“樂視網確實發生了誰也沒想到的變化,我們只能碰到什么問題解決什么問題。人其實是不能預測未來的,只能不斷的應對、調整。坦然面對困難、坦然面對結果,是我們應有的人生態度。”1月23日,孫宏斌在投資者說明會上表示。

文/王謙 任嫻穎

編/李愨

3月14日晚間,樂視網用一紙公告宣告了孫宏斌的退場。

“孫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調整原因向公司申請辭去樂視網董事長職務,退出董事會,并不再在樂視網擔任任何職務,”樂視網在公告中表示。

孫宏斌的離去,給他在樂視的生涯畫上了一個句號,也讓曾經貴為創業板第一股、開創了神話般的“生態化反”模式的樂視網再次暴露在聚光燈下。

自從2016年11月樂視危機爆發以來,樂視網主營業務依然未回暖。2月23日,樂視網農歷新年第一次股東大會上,樂視網管委會主席張昭對股東們表示,樂視網目前遇到的困難“非常非常非常大”,但“管理層有信心”。

2月27日,樂視網公布了2017年的業績快報,去年營業總收入74.63億元,較2016年同期下降66.0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16億元,較2016年同期減少2192.53%。

對于巨額虧損,樂視網稱源于對關聯方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約為44億元,對部分長期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約35億元,以及樂視債務危機波及導致的經營性虧損約37億元。

“公司深讀”初步統計發現,樂視網在2017年的虧損已經遠遠超過其歷史累計盈利。樂視網于2010年登陸資本市場,從2010年到2016年始終處于盈利狀態,累計盈利為21.45億元。照此計算,本次預披露的虧損額超過其5.41倍。

盡管面對巨額虧損,樂視網股價近期卻頻頻出現異動。

1月24日復牌至今,樂視網連續多日跌停,股價最低時為每股4.16元(2月13日收盤),折合市值164.35億元,相比復牌前蒸發445.57億元。但從2月中旬起,樂視網股價開始“逆勢上揚”,截至3月14日,樂視網連續5個交易日上漲,3月14日午后股價達到6.59元,較前一交易日上漲6.98%,較2月13日股價低點4.16元上漲58.4%。6.59元的股價也讓樂視網的市值回升至262.90億元。

(復牌以后樂視網股價走勢圖)

3月14日午后,樂視網宣布停牌核查。“公司股票自 2018 年 1 月 24 日復牌后至今,累計換手率已達 200%以上,近 五個交易日(2018年3月8日、9日、12日、13日、14日)累計換手率達 40% 以上,”樂視網在傍晚的公告中稱。

股價的回升并不能讓樂視網再現當年創業板第一股的“光芒”。

2015年5月13日,樂視網市值一度達到1526.57億元高度,成為繼騰訊、阿里、百度、京東后第五家市值千億以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巔峰時期,樂視系(除汽車外)主要業務包括上市公司樂視網、電視、手機、體育、影業、云計算、金融、VR等,各項業務市值、估值之和為2642億元。

如今,樂視危機下,樂視系資產已七零八落:電視不再火熱,體育版權流失嚴重,視頻網站流量下滑,手機業務基本失聲,影業上市未果。曾經主打的“生態化反”概念也不再被人提起,“始作俑者”賈躍亭本人更是遠赴海外。

“我會盡力,希望不留遺憾。但如果仍然沒有辦法,那也只能遺憾了,人生有很多遺憾”、“人有時候要敢叫日月換新天,有時候也要愿賭服輸。”1月23日,接替賈躍亭任樂視網董事長的孫宏斌在線上回復樂視投資者時表示。

但僅僅不到2個月后,孫宏斌自身亦從樂視網脫身而出。離開了“操碎了心”的孫宏斌,樂視網將向何處去?

樂視網:千億市值剩1/5,

樂視網是樂視系唯一的上市公司,亦為樂視系核心資產。2004年,賈躍亭創立樂視網,彼時中國互聯網市場還處在“上半場”的醞釀期。

2010年8月,樂視網正式創業板上市,成為A股首家網絡視頻公司誕生。視頻網站領域一直被稱為燒錢又不盈利的行業,而依賴早期低價買入的大量版權,在上市前3年,樂視網都保持盈利。

上市后的幾年,樂視網依舊靠付費用戶、版權分銷、廣告三個來源取得收入。財務數據顯示,2012年樂視網會員及發行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60.6%,金額達到7.07億元。

一年后的2013年,樂視網會員及發行收入仍保持增長,達到8.34億元,但占據營業務收入比下降到35.33%。同期,終端業務收入占比快速增長,達到29.14%,該數據在2012年僅為3.26%。

導致樂視網營收構成變化的是樂視超級電視的推出。2012年9月,樂視網宣布將推出自有品牌的樂視TV,次年5月樂視TV面世。

在推出的3年多時間里,樂視超級電視累計銷售在1000臺左右。2016年,樂視網終端業務收入達到101.17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46.09%,成為樂視網第一大收入來源。

在樂視電視取得巨大影響后,賈躍亭開始構建“平臺+內容+硬件+軟件+應用”的生態鏈,相繼進入手機、汽車、VR、影視、體育、金融云計算等領域。

(巔峰時期的樂視生態體系圖解 圖片來自網絡)

此時也是互聯網風頭正勁的時候。多方面因素作用之下,2015年5月13日,樂視網市值達到1526.57億元,榮膺創業板第一股,亦是國內上市互聯網公司中市值最高者。

一切順風順水,直到2016年11月,賈躍亭親自公開表示,樂視遭遇資金危機。此后,150億巨債傳言紛飛,裁員欠薪接踵而至,各路中小供應商密集前往樂視大樓下討債,更讓樂視危機處于媒體的聚光燈下。

樂視的資金危機,讓樂視網的關聯交易問題顯現。2013年,樂視網同關聯方銷售1115.09萬元,采購1701.5萬元。到2016年,樂視網與關聯方共計發生了203.66億元的關聯交易,其中向賈躍亭控制的公司合計銷售128.68億元,采購74.98億元。

2016年樂視網總營收僅219.51億元,樂視網向關聯方銷售商品產生的收入,就占到了全年營收的58.62%。

孫宏斌自己也坦承,自己對關聯交易知情,但自己的錯判之處在于,關聯方欠上市公司的債務無法得到有效償還。

1月23日,樂視網披露,截止2017年11月30日,公司關聯欠款余額達到75.31億元,涉及關聯方50余家。

1月30日,樂視網公告披露,因對關聯方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約為44億元,對部分長期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約35億元,以及樂視債務危機波及導致的經營性虧損約37億元,預計2017年凈利潤虧損在116.05億~116.10億元之間。

除了關聯公司欠款壞賬風險外,在持續不斷的負面消息下,樂視網起家之本的視頻業務也呈現頹勢。

財報顯示,樂視網的核心經營指標UV(日均獨立訪問者數量)、VV(日均視頻播放量)和廣告收入均出現一定下滑。

在2017年半年報中,樂視網披露視頻網站的流量、覆蓋人數等各項關鍵指標“略有下滑”,前6月日均UV接近5700萬,峰值7800萬,VV日均3.2億,峰值4.6億。

(樂視網2017中報披露的流量數據)

而在2017年一季度時,根據樂視網的公告,報告期內其日均 UV約7500萬,峰值達到1億,日均VV約3.9億,峰值達到4.8億。

2016年年報中,樂視披露,當年全年網站的日均UV超過8000萬,峰值接近 1.1億; VV日均3.9億,峰值6.1億。

可見,樂視網的訪問數據大幅下滑,主要出現在2017年二季度,彼時也是樂視系危機最為嚴重的時候。

此外,樂視網在2016年年底即已擁有750萬個CDN節點和30T儲備帶寬,上述指標在2017年未出現提高。

樂視網的廣告和會員收入在2017年也出現一定下滑。2017年前6月,樂視網取得廣告收入4.06億元,比去年同期的15.60億元下降了73.94%;會員業務收入21.31億,同比下降31.44%。

樂視網認為,經營指標收入下降是受到樂視體系關聯方資金狀況,以及品牌受沖擊的影響所致。

目前,樂視網仍在調整中。1月23日,在回答投資者“樂視網未來有怎樣的發展計劃,以扭轉目前經營上的頹勢”問題時,孫宏斌表示公司將積極恢復各項主營業務的開展,包括影視劇版權分銷、超級電視的供、銷、服等,以力爭產生新的營收,并逐步處理債務問題。

樂視手機:業務停止,僅剩部分研發人員

2015年4月,樂視推出手機產品。彼時賈躍亭認為,樂視手機的操作系統能夠將樂視TV端、手機端、汽車端串聯成一個整體,實現樂視生態下的底層互聯互通、無縫連接,“重新定義移動互聯網的邊界。”

2015年11月,賈躍亭在給員工感恩節的公開信中透露,樂視移動智能剛剛完成5.3億美元的融資。業內估算,樂視移動智能的整體估值達到55億美元。

而憑借樂視手機產品的高性價比及樂視強調的銷售能力,到2016年9月,樂視手機共售出1700萬臺。年底,樂視手機躋身國產手機10強陣營,與華為、小米、魅族等列強并駕齊驅。

其間,樂視手機還吞下了曾是國產手機巨頭之一的酷派手機。2015年6月、2016年6月,樂視移動設在香港的控股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樂風移動)兩度入股酷派股份,共耗資37.77億港元,最終持有其28.90%的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賈躍亭認為,入股酷派,有利于推動樂視生態全球化落地。

樂視手機的快速發展,隨著賈躍亭另一封公開信的發布戛然而止。2016年11月,賈躍亭通過公開信表示,手機供應鏈壓力導致資金緊張。

猶如打開“潘多拉盒子”,此后樂視系資金鏈斷裂、現金流不足、欠款超百億、大幅裁員傳聞不斷,樂視手機則開始銷聲匿跡,僅剩供應商及代理商不斷上門討債的消息出現。

(2017年夏天,在樂視大廈樓下討債的樂視手機供應商,圖片來自網絡)

2017年8月份,樂視商城下架樂視全部手機產品時,上市不到半年的樂Pro3雙攝AI版也在其中。目前樂視商城上仍未有樂視手機產品上架,僅有電視、盒子、音箱等樂視產品。

媒體報道,自樂視系資金危機后,樂視線下體驗店開始大規模撤店和轉型,售后網點開始大面積停工。網上隨處可以搜到樂視手機老用戶維修無門的抱怨。

截至發稿時,“公司深讀”了解到,樂視手機的官方系統止步于EUI 5.9,其基帶還是安卓6.0?,F在主流的安卓機已經進化到安卓8.0。

失去了后勤服務和軟件更新維護的樂視手機,目前只有部分存貨通過京東、天貓等渠道售賣。相比當年的價格,折扣幅度達到6、7折。例如原價2099元的樂max2 4G+32GB版,京東商城只需1399元(自營)。

另據“公司深讀”了解,目前樂視手機業務已經停止,業務團隊也僅剩部分研發人員。

但樂視手機業務欠下的債務,如今成為一個巨大的財務窟窿。2017年7月,招商銀行稱,由于樂視用于收購酷派手機股權的香港貸款主體(樂風移動)沒有按時償還利息,招商銀行上海北川支行凍結樂風移動、樂視移動智能、樂視控股和賈躍亭、甘薇名下銀行存款共計人民幣12.37億元。

到今年1月,賈躍亭關聯方不得不以60%的浮虧率拋出所持酷派股權時,換來的8.07億港元(6.70億人民幣),直接被招行拿去抵消對應的部分債務。

樂視網也是樂視手機業務的債主。樂視網披露,關聯方欠款中包括樂視智能終端25.83億元、樂視移動智能9.93億元、樂視電子商務5.66億元、樂視手機電子商務4.41億元。“公司深讀”注意到,上述企業均為樂視手機業務公司。

(天眼查顯示的樂視移動的強制被執行信息)

樂視手機還欠著其他債務。天眼查上顯示,樂視移動身負16條強制被執行信息。“公司深讀“了解到,樂視手機業務還拖欠為數眾多的小型供應商貨款,無法解決。

樂視電視:成立3

開賣至今,3年時間樂視電視取得了1000萬臺的銷量。樂視電視,也是孫宏斌入主樂視網后仍堅持發展的業務。

2017年12月,樂視致新宣布更名為新樂視智家,以與過去劃清界限、重塑品牌。

目前,樂視電視正在極力發力,維持市場地位。2017年12月26日,剛改名的新樂視智家舉辦超級電視發布會,宣布推出New和Lean兩大系列共計10款新品,尺寸為40~65英寸,定價2099元~5499元,與小米等競品相比價格有一定優勢。

(樂視電視新品發布會,圖片來自網絡)

但在樂視危機下,樂視電視難以獨善其身。“樂視電視2017年銷量產生了波動”,1月23日,樂視網總經理劉淑青在投資者交流會上說。

《2017年6月中國彩電整體市場月度全渠道推總分析報告》指出,樂視因為公司內部的調整等因素,導致其較往年下降了1.3個百分點,2017年上半年全球TV占有率為1.4%。

此前,已有媒體援引接近樂視的人士的說法報道稱,樂視電視線下月銷量已經下跌到原來的1/10到1/5,線上銷量也下滑到不到原來的1/10,京東天貓等電商渠道的銷量大約下降了一半。

第三方咨詢機構奧維咨詢的數據則稱,2017年前三季度樂視電視的出貨量僅為150萬臺,在9月份樂視創造的“919樂迷節”中,樂視電視也僅賣出5萬臺。而在2017年年初,樂視2017年“大屏智能終端硬件”的銷售目標數量為“保700萬,爭800萬”。

實際上,即使是在樂視爆發資金危機時,負責樂視電視業務的樂視致新仍獲得了高達300億元的估值。2017年2月,樂視網公告,信利電子按照300億元的估值,對樂視致新增資7.2億元,占股2.3438%。

然而隨著樂視債務危機的越演越烈,上述增資計劃未能推進,樂視致新的估值也開始下滑。

2018年1月2日,樂視網公布了新樂視智家(原樂視致新)最新的融資計劃,計劃擬按照120億以上估值融資30億元,分別由新增投資者和原有投資者以現金增資15億元,由新樂視智家現有債權人以所持債權作價投入15億元。

這一估值,甚至遠低于融創入股時的估值。2017年1月,融創中國旗下的嘉睿匯鑫以79.5億元認購樂視致新33.5%股權,樂視致新的估值在230億元。

業績上,樂視致新也并不好。截至2017年9月30日,樂視致新(現新樂視智家)營收49.7億元,利潤總額為-11億,凈虧損8.5億。2016年,樂視致新營收127.8億元,凈虧損6.36億。

而自2013年9月成立至今,樂視致新還未曾盈利,累計凈利潤虧損21.96億元。

樂視體育:版權流失嚴重

樂視體育,亦是被外界詬病最多的樂視業務板塊。““中超一年投入13. 5億元,一共收了五千萬,虧了13個億,這就是神經病”。2017年入股樂視系后,孫宏斌曾在投資者電話會議上表示。

在2016年,樂視體育曾擁有超過310項體育賽事的轉播權,其中72%是獨家權益,手握中超、亞冠、12強賽、英超、CBA五大核心IP。而據不完全統計,拿下上述賽事版權,樂視體育支出超過60億元。

2016年4月,以27億元拿下兩年中超新媒體版權后不久,樂視體育啟動B輪融資,目標原為30億元,最后融到80億元,公司估值從30億元飆升至215億元;2017年5月,樂視體育完成B+輪融資的時候,估值漲到240億。

但賽事收入并不能覆蓋樂視體育的成本。媒體報道數據顯示,樂視體育會員數量最多時突破300萬,一年收入最多不過18億元,而2016年其版權開支合計不下30億元。

而樂視的資金危機被擺到了明面上,樂視體育裁員20%,英超等版權相繼出現欠款,遭遇停播。

2017年2月,樂視體育與亞足聯合作終止,此前簽訂的關于亞冠、12強賽等賽事直播不再登陸樂視體育。

樂視體育曾擁有WTA、ATP、法網、溫網等重要網球賽事版權,現在已在愛奇藝、騰訊手中。

管理層方面,樂視體育總裁張志勇、總編輯敖銘、COO于航等高管相繼離職。對于樂視體育的大起大落,樂視體育聯席總裁劉建宏的總結是“對自身能力估計不夠準確,成長速度與資源沒有匹配好”。

在版權流失,管理層動蕩后,樂視體育已被競爭對手甩下。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能夠看出,樂視體育在2016年8月在行業內排名第一位,以466.26萬月活躍用戶數領先于騰訊體育、新浪體育、直播吧以及聚力體育。

但易觀千帆的數據顯示,樂視體育的月使用市場下跌22.96%,啟動次數下跌18.86%;月活數目前只有223.6萬,在同類APP中排名第六,居于暴風體育之后。

(樂視體育市場數據,圖片來自易觀智庫)

而曾經估值百億的樂視體育,如今一百萬欠款都未能支付。1月12日,樂視體育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深圳仲裁委員會做出裁決,要求樂視體育向申請人共支付120.78萬元。

樂視影業:注入上市公司失敗,票房下滑近7

1月19日樂視網一紙公告,宣告樂視影業注入上市公司的計劃失敗。

樂視網公告,導致樂視影業無法注入上市公司的原因系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份被司法凍結,且關聯方拖欠樂視影業17.1 億元其他應收款,“遲遲未能解決”。

“公司深讀”通過國家企業信用公開信息系統獲悉,樂視控股所持樂視影業的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凍結,累計凍結次數達到23次。

(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股權被凍結情況,圖片來自公開信息)

在樂視資金危機前,樂視影業是國內民營電影企業中發展最為迅速的公司之一。2011年,樂視影業創立,賈躍亭與原光線影業創始人張昭合伙打造了這一“互聯網時代的電影公司“。

成立不久,樂視影業就推出了《歸來》、《小時代》(系列)以及《消失的子彈》等多部知名影片,在資本市場也上頗受矚目:2013年8月,樂視影業完成首輪融資,估值達到15億人民幣;2014年9月,樂視影業完成B輪融資,估值達到48億元。

彼時娛樂圈內眾多當紅明星均被樂視影業囊括在股東名單內。樂視影業的明星股東包括張藝謀、郭敬明、孫紅雷、黃曉明、李小璐、孫儷等。

2016年5月6日,樂視網發布公告,公司擬向樂視影業股東以41.37元/股發行1.65億股,并支付現金29.79億元,合計作價98億元,收購樂視影業100%股權。

近百億元的估值,在當時被外界稱作“天價”。同時,樂視控股等承諾樂視影業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實現凈利潤分別不低于5.2億元、7.3億元、10.4億元。

而當年的樂視影業風頭正勁。根據貓眼專業版的數據,2016年樂視影業共發行11部影片,每一部均票房過億,合計票房位列“五大民營電影公司”第二位,僅次于光線傳媒;且樂視影業2016年票房增速72.5%,位列第一。

但票房增長并沒有給樂視影業帶來太多的凈利潤。融創中國2017年8月公布的財報顯示,2016年樂視影業實現營業收入10.98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45億元,不足前述承諾業績的三成。

進入2017年,樂視影業票房收入大滑坡。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的數據,2017年,樂視影業共制作、發行10部影片,截至2018年1月4日,影片票房合計13.48億元,比2016年的41.18億元下降67.3%。

如今,因樂視系債務危機,樂視影業也被波及,無法注入上市公司。

樂視向何處去?

除上述樂視系主要資產外,在巔峰時期,賈躍亭還在云計算、金融、VR等領域均有布局。

而和其他資產一樣,憑借樂視及賈躍亭個人聲譽,樂視云創立不久也傳出整體70億元的估值,樂視VR則被給出了30億元的估值。

如今大潮退下,樂視VR在樂視資金危機前就已被傳出團隊整體被裁;樂視云則在近期已更名已更名為新樂視云聯,但涉足公有云業務的樂視云仍未獲得工信部下發的互聯網資源協作許可證,如果沒有該牌照則不得經營相關業務。

樂視金融則被用于抵債出售。2017年9月24日樂視網公告,擬購買樂視投資100%股權,轉讓價款預計不超過30億元。被收購的樂視投資旗下資產主要為樂視金融,近期,樂視金融正式更名為樂為金融,去“樂視化”。

相比此前賈躍亭口口聲聲所說的“生態化反”,孫宏斌“治下”的樂視網所說的主營業務低調了許多。

“公司將堅持以用戶體驗為核心,以平臺+終端+內容+應用的理念,集中公司資源聚焦大屏生態優勢領域,結合分眾自制和內容開放的整體戰略,將經營核心關注點回歸到大屏互聯網家庭娛樂生活的主營業務上去,同時將進行內部垂直整合以及外部全面開放的改造”。樂視網在公告中表示。

孫宏斌的融創也曾表態將在樂視網中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公司第二大股東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層積極協調目前遇到的一系列問題,期望通過借款、增資等措施緩解公司資金緊張局面,為后期持續經營做保障。”1月19日,樂視網發布聲明稱。

“樂視網確實發生了誰也沒想到的變化,我們只能碰到什么問題解決什么問題。人其實是不能預測未來的,只能不斷的應對、調整。坦然面對困難、坦然面對結果,是我們應有的人生態度。”1月23日,孫宏斌在投資者說明會上表示。

(2018年2月27日,孫宏斌現身亞布力中國企業家年會)

1個多月后,在2018年2月27日,孫宏斌現身第十八屆亞布力中國企業家年會,這是他最近一次在公開場合露面。年會上,孫宏斌未細說樂視相關事宜,僅在介紹自己對企業家精神的理解時略有提及:“我們跟綠城合作,跟佳兆業合作,跟樂視、萬達合作,這么多合作,其實有很多失敗的地方,但每件事我做完以后,即使做不成或賠了錢,我開心嗎?我覺得我還是開心。”孫宏斌說。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總編信箱:gd#igdzc.com 法律支持:廣東新建律師事務所 劉海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真人真钱在线赌场 揭阳市| 承德市| 宁武县| 醴陵市| 合肥市| 太白县| 眉山市| 邓州市| 茂名市| 丹巴县| 白山市| 峨边| 延吉市| 广平县| 台前县| 夹江县| 平山县| 安福县| 白山市| 阜新| 钦州市| 炉霍县| 黄浦区| 瑞丽市| 东莞市| 凤凰县| 兴仁县| 江永县| 勃利县| 东城区| 肇州县| 宁武县| 攀枝花市| 社会| 杂多县| 化州市| 龙川县| 中西区| 渭源县| 蒙自县| 正蓝旗| 壤塘县| 磐石市| 广东省| 曲松县| 曲沃县| 马公市| 策勒县| 齐河县| 兴义市| 高密市| 余干县| 内丘县| 略阳县| 五峰| 郑州市| 黄冈市| 万全县| 富蕴县| 东城区| 通榆县| 阿城市| 金山区| 甘洛县| 罗源县| 东乡县| 磴口县| 萨迦县| 大田县| 柳林县| 上栗县| 桃园县| 新建县| 铁力市| 盐池县| 兴城市| 象山县| 博客| 理塘县| 西华县| 银川市| 河北省| 革吉县| 莱西市| 嘉义市| 肥东县| 华容县| 荔浦县| 天等县| 奉节县| 巨鹿县| 普兰店市| 邯郸市| 旅游| 芦山县| 楚雄市| 鲁山县| 张家界市| 和硕县| 商丘市| 焦作市| 弋阳县| 石屏县| 南城县| 嘉峪关市| 广元市| 石阡县| 工布江达县| 青州市| 永丰县| 璧山县| 中西区| 河源市| 漳州市| 岳阳县| 攀枝花市| 都安| 监利县| 门头沟区| 炉霍县| 乌审旗| 汉中市| 昭苏县| 富民县| 东丰县| 邹平县| 浦城县| 武陟县| 盘山县| 东阳市| 曲阳县| 咸宁市| 南靖县| 江孜县| 新郑市| 额济纳旗| 新绛县|